妙手圣醫葉皓軒 第886章 龍涎消息

小說:妙手圣醫葉皓軒 作者:一念 更新時間:2018-11-16 12:24:03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第886章龍涎消息

  軍刺的話讓葉皓軒心中一喜,他沉聲道:“我馬上到總部去。”掛了電話,葉皓軒把汽車開到最高時速,向遠盈保安總部飆了過去。

  現在最重要的藥材就是龍涎,這種東西是傳說中的真龍之涎,可世上哪里有真龍?如果不是老祖宗的醫道傳承里真真切切的有這東西出現過,葉皓軒恐怕也會把它當成傳說罷了。

  其實葉皓軒最擔心的就是這個藥材會無處可尋,現在驟然聽到有消息了,他的心情可起而知。

  “老板,這里有一份資料顯示過,在神農架深處一處不為人知的地方曾經出現過真龍,當然,這是傳說。”軍刺拿出了一份資料道。

  “傳說?”葉皓軒有些郁悶,既然是傳說,那極有可能是假的,但他了解軍刺,沒有絕對的把握的話是絕對不會輕易給他打這個電話的。

  “雖然是傳說,但是我對比了相關資料以及歷史年獻,還是發現這是真的,我不確定是不是真龍,但是我感覺跟你要找的東西一定有關。”軍刺道。

  “你說的不錯,這世上根本沒有真龍,所謂的龍涎,或許是指其他的靈長之物。”葉皓軒翻著資料,只見資料上一條條記錄著關于這個地方的種種傳說。

  這些資料上清清楚楚的顯示著有關于這個地方的傳說,每個朝代的都有,葉皓軒不確定這是真的,但也只能拿著當做參考用。

  細細的看了半個小時,葉皓軒閉上眼,消化著所看到的東西,這些資料從太古圣年開始記載,幾乎每過數百年都會發生過一場災難,或是地震,或者是泥石流,又或者火山爆發,后人稱之為“真龍之怒。”

  “具體地點在哪里?”沉吟了片刻葉皓軒問道。

  “神農架深處一處人跡罕絕的地方,我已經通過衛星對那地方進行定位,那里沒有人涉足,而且據說人去過那附近探險,在那里有一坐孤峰,明明看著孤峰就在眼前,可就是走不到孤峰那里去,而且有人清清楚楚的在那里聽到過龍吟。”軍刺道。

  “規劃好路線,三天后我親自帶隊,去那個地方一探究竟。”葉皓軒瞬間就有了決斷。

  “路線已經規劃好了,隨時都可以出發,不過老板這個地方沒有人去過,曾經是神農架未解之謎之一,里面有未知的危險,我建議由我帶隊,先去摸摸底在說。”軍刺道。

  “不行,你們對這東西了解的不深,我去比較好,我把京城的事情安排一下,三天后出發,準備好需要的東西。”葉皓軒道。

  “是。”軍刺點點頭。

  京城郊區有一處龐大的別墅莊園,左家便坐落在這處莊園之中。

  左家是古武世家,世代習武,所以左家的這處莊園裝飾極為考究,處處透著一處濃濃的武者氣息。

  在一間裝飾的古香古色的室內,左天祿象是死狗一樣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一邊一名老者在給他把著脈。

  這名老者滿頭白發,顯然年紀已經不小了,但是他的臉上沒有多少皺紋,相反他的臉色非常的紅潤,在他身上有一種不動如山的氣息,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象是浩瀚的星空一樣,幽遂深沉。

  這名老者名叫左鴻羲,正是左家當代的家主,今年已經八十高齡,在他一邊的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是他的兒子左文山,左鴻羲一心醉心于武道,中年得子,所以這祖孫幾輩的年齡差距有點大。

  “爸,怎么樣了?”看著父親收回了右手,左文山心急火燎的上前問道。

  “氣海被廢,我想是有人以真氣強行貫穿他的百會,毀去他的氣海真氣,廢去他一身的修為。”左鴻羲雙眼中閃著寒光道。

  “還有沒有可能復原?”左文山帶著最后一絲希望問道。

  “機率為零,下手的人出手很歹毒,直接毀去他的氣海,以后天祿只能做個普通人了。”左鴻羲沉聲道。

  “是誰這么大膽,敢對我們左家的人下手?”左文山怒道。

  就在這個時候,躺在病床上的左天祿這才悠悠轉醒,他一睜開眼,看到了自己的父親和爺爺,他神色激動的叫道:“爸,爺爺,你們要為我報仇,一定要為我報仇。”

  做為一個古武者,最大的悲哀就莫過于自己的一身古武被人盡毀,所以現在的左天祿,真恨不得死了才好,雖然說他的修為并不高,但是重新在來的話,沒有十幾年的苦修是不行的。

  況且……現在他根本沒有從頭在來的機會。

  “天祿,你先不要激動,告訴我到底是誰竟然這么大膽,敢傷我左家的人,我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左文山憤憤的說,他就這么一個兒子,現在兒子氣海被毀,以后不可能在修行古武,這對他來說是莫大的打擊。

  “他姓葉……就是,就是跟我們交換天心玉露丸的那雜碎,爺爺,幫我,幫我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左天祿尖叫道。

  “你說他是天心玉露丸的主人?”左鴻羲的臉瞬間變了,他冷冷的站起來,雙手負后,仰著思索著什么。

  “爸,有什么問題嗎?就算是他有這種神藥,但是也不能隨便傷人,這件事情,我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來。”左文山走上前道。

  “天祿,我問你話,你要實話實說。”左鴻羲不冷不熱的問道。

  左天祿一愣,他不明白自己的爺爺為什么會對自己的態度有所改變,他連忙坐起來點點頭道:“爺爺你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

  “傷你的那個人手中持有天心玉露丸對吧。”左鴻羲問道。

  “是,他一出手就是兩顆。”左天祿問道。

  “他為什么要傷你?雖然江湖不比世俗,但他傷人總得有個理由吧。”左鴻羲問道。

  “那是因為……我想拿回我們家傳的火鳳睛,順便……順便在看看他身上還有沒有多的天心玉露丸。”左天祿嚅嚅的說。

  左鴻羲的雙眼中充斥著一股怒氣,他忍著火氣道:“那我問你,他年紀大不?”

  “不大,二十歲出頭。”左天祿答道。

  “修為高嗎?”左鴻羲又問道。

  “這……比我高不了多少。”左天祿咬咬牙說道,在他爺爺的跟前,他是沒有辦法鼓足勇氣承認自己被對方秒殺的。

  “知不知道屬于何門何派?”左鴻羲又道。

  “不知道,看得出來不是江湖中人,因為好多規矩他不懂。”左天祿又搖搖頭道。

  “那我在問你,一個年紀不大,修為不高不涉足江湖的年輕人,是從哪里弄來這種能讓人暢通無阻的踏入先天至境的神藥的?”左鴻羲的語氣里已經有了一種按捺不住的怒氣。

  “這個……或許是他的師門或者長輩的東西,讓他來到這里交換的。”左天祿的聲音越來越低。

  “你終于想起來他還有師門還有長輩了?”左鴻羲的聲音陡然提高,他怒氣沖沖的說:“平時我怎么教你的?做人要低調,要講誠信,想那白云廟是什么地方?一品夫人是什么人?連一品夫人都能為他擔保,一個年紀輕輕就能出手兩顆神藥的年輕人到底有什么我們招惹不起的背景?”

  左鴻羲越說越怒,他怒氣沖沖的吼道我給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左家雖然在這一帶家大業大,無人敢惹,但是在一些隱秘的世家眼里,我們左家連屁都算不上,平時讓你眼睛放亮一眼,看人準一點,揀軟柿子捏,可你就是不聽,現在好了,惹出麻煩來了吧。”

  “爺爺,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后在也不敢了。”左天祿直到現在才想到問題的關鍵之處,他后悔不迭的說。

  “總有一天,左家的家業會敗到你手里,你的資質還算是不錯的,可是你跟你堂弟一比就差了十萬八千里了,平時除了泡妞欺負人外你還會干什么?左家的家業,不是讓你用來揮霍的。”左鴻羲越想越怒。

  左天祿不自由主的打了一個冷戰,他聽出來了爺爺語氣里的濃濃不滿,左家嫡系子孫并不在少數,少他一個左天祿真的無關緊要。

  “爸,現在不是追究他事情的時候,我們現在怎么辦?”一邊的左文山也聽出了左鴻羲語氣里的濃濃不滿,他連忙上來打圓場。

  “看情況吧。”左鴻羲嘆了一口氣:“如果對方真的是一個好說話的人,這一次廢了天祿的修為也就算了,如果對方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那他們左家真的要小心的應付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身穿長袍,管家模樣的中年人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他低頭拱手道:“家主,外面來了一個年輕人,他自稱姓葉,說要見您。”

  室內的祖孫三代人悚然一驚,真是怕什么什么就來,剛剛正揣摩著對方是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下一秒對方就上門來了。

  “爺爺,救我,你要救我,那個人心狠手辣,他不是善類,你一定要救我。”直到現在,左天祿才知道害怕,他在床上拼命的叫了起來。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船长的宝藏官网
七星彩距离开奖时间 丫丫陕西麻将下载 预测过海3d预测直选 河北11选五怎么玩 神来棋牌怎么安装 广东快乐10分龙虎 dota比分网 安徽快3走势图彩经网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六合秒秒 杭州麻将技巧实战讲解 管家婆平特一肖资料 广东快乐10分开奖查询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 好友赣南麻将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