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第二百二十六章 邀請!

小說: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作者:云雪嬌陽 更新時間:2019-03-19 09:46:28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沈飛承認,他想多了,對這個女人,抱著她會打著善意的念頭來,是不對的,這女人,不是來幸災樂禍的,幸災樂禍這四個字,

  對姚若雪來說,太溫柔了一些,她是來雪上加霜的。

  在你的傷口上,在劃上一刀,這事兒,對于姚若雪來說,簡直毫無壓力。

  就今早這么會兒的功夫,三個女人,被沈家得罪了個徹底,當然,姚若雪是主動來恁他的。

  總之,現在,三個女人,都已經得罪了,而且,仇恨值滿滿,沈飛發現,連找個能安慰他的人都難!

  還真是如洛凝妍所說,被霜打了!

  一天的時間就這么過了,姚若雪沒理他,洛凝妍也沒理他,蘇憐卿也沒理他,三女在對他這一點上,達成的默契的驚人。

  下班時間,沒跟姚若雪一起走,本來打算跟蘇憐卿一起走的,不過,蘇憐卿沒搭理他,沈飛就站在那里,沒好意思上車。

  蘇憐卿刻意的等他了一會,不過,看到那個混蛋一臉為難的樣子,蘇憐卿不禁沒好氣的發動車子離開。

  坐上來會死嗎?這個混蛋!

  看著沈飛那副無奈的表情,蘇憐卿想笑,卻又強行忍住。

  蘇憐卿走了,姚若雪也不例外,車子路過沈飛身邊的時候,姚若雪刻意的給了一腳剎車,“怎么?今兒沒車蹭?”

  “恩!”沈飛聞言,輕輕點頭。

  “哦,那你在等等吧!”姚若雪咯咯一笑,隨即,發動車子,迅速離開。

  而就在此時,一輛低調的奧迪,停在了沈飛的面前,“您好,張書記讓我來接您!”李玉衛的臉龐,出現在沈飛的視線中。

  甭管是誰,幾乎是抱著賭氣的態度,沈飛拉開車門,坐上了車子。

  在后視鏡中,觀察著沈飛動靜的姚若雪,看到這一幕,不禁氣結。

  “這個混蛋,也不知還有多少風流債!”姚若雪氣惱道。

  沈飛被人接走,她第一時間,聯想到了女人的身上。

  沈飛是想告訴姚若雪,別以為,哥真的沒人接。

  “對了,張書記找我有什么事?”沈飛看著李玉衛,淡淡的說道。

  “張書記想請您吃個飯,在家里!”李玉衛看著沈飛,一臉艷羨的說道。

  他不知道這個男人有什么驚天的背景,但是,單單是讓自己的老板,在家里招待這個男人,就可以看出這個男人的特殊來。

  當秘書的,能抓撓到這一步,察言觀色,為人處世的本事,絕對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很少看見張書記在家里邀請客人!”李玉衛看著沈飛,笑著說道。

  沈飛點頭,表示他領情!

  張東明,中海市委書記,封疆大吏一般的存在,這個國家,對這樣級別的人,幾乎沒有秘密。

  所以,沈飛在對方面前,確實沒有必要隱藏什么。

  到了那個級別的,許多事,已經有了一言而決的權力!

  既然是人家的善意,沈飛自然不好拒絕。

  他可不想得罪了這位大佬。

  電話鈴聲響起,姚若雪的電話,沈飛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

  姚若雪有跟他掀桌子的權力,他可沒有跟姚若雪翻臉的本錢。

  “去哪了?”姚若雪一開口,便沒有什么好語氣。

  “去吃個飯!”沈飛淡淡的說道。

  “別吃著吃著,又吃到床上去!”姚若雪沒好氣的說道。

  “恩?”沈飛瞪著眼睛,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看到旁邊,臉色無比精彩的李玉衛,沈飛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女人,還真是操蛋的緊。

  這下,貌似,又丟人了。

  李玉衛想笑,卻又忍住,這位貌似,也不是看起來那么靠譜!不過,終究是老板看中的人,他可不敢多說什么。

  沈飛聳聳肩,他臉皮厚不假,但是,要分在誰面前,一般,他就在女人面前的時候,臉皮比較厚!

  估計,這話若是傳到張東明耳中,想要留下什么好印象怕是難了,作為秘書,李玉衛應該沒有理由瞞著張東明才是。

  車子一路行駛,在市委家屬院門前停下。

  門口的保安一看是李玉衛,匆忙放行,這年頭,出來做什么,都需要會來事的。

  李玉衛給張東明打了個電話,“老板,我們到了!”

  “恩,上來吧!”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在李玉衛耳邊響起,沈飛,自然也聽到了。

  兩人下車,走到一棟獨門獨院的類似于別墅的小二樓。

  此刻,在張東明的家中,張東明起身,看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恩,我有個客人,今晚就不留你了,待我問候吳老!”張東明看

  著眼前的年輕人,淡淡的說道。

  “好,那您先忙!”男子起身,笑著說道。

  出門之際,沈飛恰好和男子相遇,帶著黑邊眼鏡,一身休閑西裝,看上去低調,但是,骨子里的那股傲氣,卻是怎么都掩飾不住。

  沈飛淡淡的看了一眼男子,貌似,他認識。

  不過,關系算不上好。

  男子顯然沒有認出沈飛來,但是,仍然頗為深意的看了一眼沈飛,讓張東明招待的人,自然要好好看看才是。

  兩個人,擦肩而過,沒有交流。

  來到張東明的家里,張東明此刻正坐在沙發上,看到沈飛,淡淡一笑,“來了!”語氣,隨意的緊。

  沈飛摸了摸鼻子,貌似,他跟這位還沒有達到這么熟稔的程度吧!

  在張東明的示意下,沈飛坐在張東明的對面。

  “抽煙!知道你來,特意買的!”張東明笑道。

  沈飛聞言,不禁淡淡一笑,“您別對我太客氣,我這人,受不了人客氣!”

  李玉衛強忍著笑意,別過頭去,這位,還真是什么話都敢說。

  張東明聞言,卻是忍俊不禁,“混小子,說起來,你還得叫我一聲叔叔,老爺子前兩天來了,剛見過面,我之前竟然不知道,你還

  有這樣的身份!”

  “老爺子對這個國家,可謂是鞠躬盡瘁啊!”張東明輕聲感嘆道。

  將自己唯一的孫子,送入天刀,這需要多大的魄力,多大的勇氣?

  矗立在京城的那座不被人知道的公墓,那九十七座衣冠冢,道盡了一切。

  張東明知道,每年,上面的幾位,都要去那里祭奠一番!他們這些封疆大吏入京的時候,也難免要去拜祭一下!

  “徒留衣冠冢!”,這五個字,何等的讓人唏噓與傷感!九十七個人,沒有一人,留下一具尸體,因為,他們都死在了戰場上!

  “別跟我提他,我跟他的關系,從來都沒好過!”沈飛看著張東明,慵懶的聳聳肩。

  張東明聞言,不禁啞然,這性子,倒是像足了當年的那個男人。

  “這是于私,于公,我也該請你吃頓飯,畢竟,不是誰都有那個榮幸,能夠邀請到天刀的!”張東明笑道。

  即便,這個男人,不是那個老人的孫子,這頓飯,張東明也該請!

  沈飛聞言,不禁啞然。

  “那是過去嘍!不過,既然人都來了,我就厚著臉皮吃一頓,叫你一聲叔叔也無妨,這么大的官兒,好酒應該不少吧!別藏藏掖掖

  的,都拿出來!”沈飛看著張東明笑道。

  人家都這般灑脫利落了,他沈飛若是在扭扭捏捏,不免落了下乘。

  張東明聞言,不禁開懷一笑。

  “廚房應該快準備好了,你嬸嬸也該回來了,在這里,不要客氣,就當是自己家里就成!”張東明呵呵笑道。

  “要不,咱先來點?”沈飛說道。

  “恩?額!那好吧!”張東明有些遲疑的說道。

  沈飛聞言,頗為怪異的看了一眼張東明,“這位,不是懼內吧?”

  似乎從沈飛的眼神中,看到了那抹抑郁之意,張東明不禁干咳一聲,“那成,就先來點,不過,你得讓著點我,你們這些部隊出來

  的家伙,一個個都跟酒缸差不多!”張東明沒好氣的說道,似乎,怨念極深,顯然,在這事上,沒少吃虧。

  不過,能跟這個男人坐在一起喝酒的軍人,只怕,都是執掌一方軍權的存在!

  他若不是天刀,就僅僅是京城那個老人的孫子,只怕,未必會有這個榮幸呢!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船长的宝藏官网
浙江11选5什么时候开 河北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1 网赚是干什么的 排列三近百期开机号和试机号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打篮球的规则 山西天星麻将授权码 秒速飞艇2期必中免 河南仲乐麻将官网 平特一肖资料免费 2019 岚悦欢乐真人麻将 3d今天开奖结果 华体网即时指数澳门球盘开户 上证指数数据 湖南闲来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