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的二婚新妻 你很熱嗎?

小說:夜少的二婚新妻 作者:時嫵 更新時間:2019-10-11 08:09:27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正思索間,一個人影擠到了小顏的身邊,一副巧笑嫣然的模樣看著她。

  “小顏妹妹,現在你見識到了吧?”

  林沁兒?

  小顏詫異地看著來人,有些危險地瞇起眼睛。

  這個女人還真是不要臉啊,在她下午說了那些話以后,她居然還湊上來?是貼著臉過來打算讓她再噴一遍?

  想到這里,小顏冷笑了一聲,并沒有答話。

  “你老公的魅力是無邊的,不是你這種小丫頭可以駕馭得了的。”

  聽言,小顏懶懶地睨了她一眼,語氣帶了幾分嘲弄。

  “你的意思是,他是你這種不守婦道的有夫之婦可以駕駛的?”

  這話說的,夾搶帶棒,林沁兒本來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沒想到又被她給氣到了,不過她很快就忍了下來,笑瞇瞇地看著小顏道:“我可沒有這么說,畢竟現場這么多問你的女人里,可是有很多有夫之婦呢。”

  這是轉移戰斗目標了?

  小顏冷然一笑,她覺得自己是傻瓜么?

  “她們只不過是問問,好奇而已,跟你那齷齪的心思可不一樣。”

  林沁兒:“……”

  看來是她小看她了!

  “我不是說過了嗎,別再作妖,看來你是還沒有死心啊。”

  看見小顏的眼神,林沁兒眼神微駭,然后解釋道:“小顏妹妹,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跟你說,我跟她們是一樣的,只是好奇而已,沒有那份齷齪心思的。我都這么真誠地過來跟你道歉了,你還是不愿意相信我嗎?”

  相信?

  小顏看著眼前的女人,說話的時候故意裝出一副異常真誠的表情,可是眼底的得意和諷刺卻怎么也掩蓋不住,她抿了抿唇,“說實話,如果那天的事情再發生一次,我應該還會選擇救你。不過,我應該不會再把你帶回酒店,而是直接將你交給警察。”

  聽到警察這個字眼的時候,林沁兒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

  “同理,之前我沒有把你交給警察,但如果現在需要的話,也不是不可以,明白我的意思吧?”

  說完,小顏將手機拿出來,在臉色難看的林沁兒面前晃了晃。

  看到林沁兒唇上的血色都褪盡了,小顏才勾起唇淡淡地笑道:“當然,把你交給警察的話,我還得費心思打電話,而我現在只想好好地玩耍,但如果你讓我敗興的話,不讓我好過,那么同理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小顏妹妹,我……”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就盡管試試吧。”小顏說完,端起一杯果汁轉身離開,不再搭理她。

  林沁兒站在原地,氣得捏緊了拳頭。

  這場派對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小顏便覺得有些累了,于是打算回去休息,她找到韓清跟她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既然累了,那就回吧。”

  對于韓清來說,這場派對若是放在平時,他都不會參加,就像這會兒,小顏在參加派對,他便遠遠地看著他的小姑娘玩耍,順便抿幾口酒,并沒有過去參與。

  很快小姑娘玩累了,就跑回來了。

  韓清自然就是帶著他的小姑娘回酒店了。

  臨到酒店的時候,韓清突然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一點不對勁,他微蹙了蹙眉,看了身畔的小顏一眼。

  小姑娘挽著他的手臂,依賴著他,身上冰冰涼涼的,像水一樣。

  是她吹風著涼了,還是他的問題?

  想到這里,韓清伸手覆在小姑娘的額頭上,小顏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給驚到了,便停下了腳步。

  “怎么啦?”

  她輕眨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像扇子一樣,單純無辜地看著他。

  小姑娘皮膚白皙,干凈的小臉在燈光的映襯下愈發動人,韓清有些口干舌燥地移開了眼眸,“你怎么這么涼,是不是吹風吹久了?”

  “啊?涼么?”小顏伸手碰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無意識地道:“好像跟平時差不多呀,不過晚上風挺大的,說不準還真是吹涼了,呆會回去我再洗個熱水澡就好了,累死啦。”

  說完,小顏又挽住了韓清的胳膊,整個人靠在他的身上。

  她其實想說,自己好累,你能不能背一背我呀?

  但是面對韓清又不太敢撒嬌,只能這樣賴著他。

  進了電梯以后,空間封閉,韓清覺得空氣中都帶了一股躁熱,心頭好像有一股無名之火在灼燒著他,依偎在懷里的小姑娘身體愈發冰涼。

  現在韓清幾乎可以肯定,是他自己的問題了。

  從小,腹處蔓延起的熱度一次比一次高,在這個空氣不流通的封閉空間內這種情況更明顯,難怪他會覺得小姑娘的身體涼,之前還以為她是吹海風吹的,現在才知道是他自己的問題。

  韓清雖然以前沒有過類似的情況發生,但聰明如他,也隱隱能猜中幾分,他克制著,抿著薄唇臉色冷了下來。

  叮——

  很快電梯就到了,出了電梯以后,韓清卻停下腳步對小顏低聲道:“你先回去。”

  “嗯?”小顏不解地望著他:“那你呢?你還有事么?”

  看小姑娘單純又無辜的樣子,韓清在心里嘆了口氣,伸出手無奈地將她的青絲給揉亂,“我去買點東西,很快就回來。”

  “哦哦。”小顏不疑其他地點了點頭,一臉乖巧地道:“那我先回去洗個澡,然后等你回來,你不要太久丫。”

  “嗯。”

  臨走前,小姑娘似乎是不舍一樣,轉過身回來抱了抱韓清,不抱還好,一抱她就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疑惑地抬起頭看著韓清。

  “你很熱嗎?”

  韓清:“……”

  他的額頭上滲出薄汗,藥效一旦開始發作,速度就走得很快,現在躁熱已經隨著血流布滿了四肢百骸。

  “有點。”

  “怎么回事啊?是不是不舒服?”小顏說著探出手,想要去碰韓清的額頭,結果指尖才剛碰到他,手腕就整個被韓清扣住。

  小顏不解地望著他。

  “別鬧。”他啞聲斥道,“我下去吹吹風,就回來了。”

  小顏反應過來,不滿地道:“怎么可能會無端流汗呢?你會不會發燒了?如果發燒的話,吹風會加重病情的,還是別去了,回酒店房間吧,我打前臺問問有沒有退燒貼。”

  說完,小顏拉著他就要往房間的方向走。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船长的宝藏官网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四川熊猫麻将新版 广东好彩一走势图 福彩开奖号码走势图综合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开奖结果 幸运双星 黑龙江省今日p62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结果 贵阳捉鸡麻将规则 黑龙江6例 澳客网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网 英超历年完整积分榜 湖南麻将算法 重庆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南粤风采好彩1杀号技巧 互联网金融怎样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