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 第二十七章要債太安城,大袖飄搖

小說:雪中悍刀行 作者:烽火戲諸侯 更新時間:2017-09-24 07:35:43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我是至尊
  九九館閉門歇業,洪姨就住在不遠處的一棟三進院子,女子身子骨本就偏陰,天冷便畏寒,她和一名年輕女子盤膝坐在炕上,婦人嗑著瓜子碎碎念,那女子安靜聽洪姨嘮叨,沒有半點不耐煩。尋常莊稼地婦人拾掇完家務事和田地活計后,稍有手藝的,大多喜歡抄起一柄精致小剪來消磨閑余時光,總不能光顧著天一黑就跟自己男人做那生娃的下流事,再說也養不起太多,洪姨是個雖然上了年歲但還算俏的寡婦,但沒誰敢來敲寡婦門生是非,她閑暇時就只喜歡剪紙,心靈手巧,街坊鄰居每逢喜事,都愿意來跟洪姨這邊討要一些費時費力的喜字花和過門箋花,炕邊的窗子,就貼滿了洪姨的精美剪紙,應了老一輩推窗見喜的說法,陰天時候,洪姨還會在檐下掛一個“掃晴娘”,十分靈驗。洪姨嗑著瓜子,偶爾騰出手去手把手教身邊女子把剪,可她女子長得禍水無邊,手卻笨,惹來洪姨幾聲善意打趣笑聲,洪姨閑不住嘴,東扯葫蘆西扯瓢,說來說去,大多都是那一家子。

  “這娘倆,都應該怨徐瘸子。”

  “小家伙也應該怨他爹娘。”

  “一個舍不得徐驍,一個舍不得那些死掉的兄弟。到頭來苦的還是自己孩子。”

  “更怨那些所謂骨鯁忠臣,徐驍不是那滿口仁義道德的君子,可他做事磊落,何曾是狗屁君子能比的?徐驍什么時候對不起任何一個該對得起的人了?”

  “趙稚就是小心眼,見不得吳素比她出彩,見不得徐驍又比他的男人爺們。誰認識她,誰倒霉!”

  年輕女子在剪一只喜鵲登梅,成形后蹩腳而滑稽,赧顏一笑。洪姨笑著安慰道:“不錯了,你才第一次拿剪子。”

  女子放下小剪的紅紙,嘆息一聲。

  洪姨望向窗欞,怔怔出神。

  西壘壁僵持不下,馬嶺在內的京城北涼舊部十四人,一起撞死宮門前,替大將軍徐驍平息將與西楚劃江而治的沸沸謠言。白衣縞素擂戰鼓,一戰定天下。那一年,春秋八國,雖然尚留西蜀南唐仍自茍延殘喘,實則早已難逃離陽徐顧兩家鐵騎的破竹之勢。徐家鐵蹄離西楚皇城僅剩三百里,徐驍被一天四道八百里加急圣旨赴京受賞,等待這位功臣的卻是那一樁京城白衣案。導致西楚被圍三年而不亡,當時尚未封藩廣陵王的皇子趙毅本想趁機撈取潑天戰功,不曾想連敗兩仗,損兵折將,大傷元氣,最后只得繼續由徐驍領兵南征,終于攻破巍巍天下第一雄的神凰城,那三年,年幼徐鳳年作為質子,被“軟禁”在太安城以南七百里的丹銅關,關內駐兵六百,關外鐵騎足足萬余,只為了針對女子劍仙和年幼稚童娘倆。

  女子突然問道:“洪姨,你不后悔遇上荀平叔叔嗎?”

  婦人搖頭笑道:“陳漁,等你真死心眼喜歡上誰了,就不會問這種傻問題。”

  女子也是搖頭,“可惜遇不上。”

  洪姨突然想到什么,拉下臉陰沉道:“活該楊禿驢跌境,死得好,什么時候宰了元本溪和柳蒿師才大快人心。”

  陳漁問道:“誰能殺?”

  洪姨笑道:“反正總不會是我這么個婆娘,小剪子也就剪剪紙。”

  陳漁揀起喜鵲登梅,抬起放在頭頂,光線透過縫隙,映照在她那張可以禍國殃民的容顏上。哪怕是年輕時候也曾閉月羞花過的洪姨,也有些艷羨和感慨,陳漁,沉魚,真是有先見之明的取名。

  洪姨問道:“你就不怕進不了太安城皇宮,反而去北涼那種貧瘠地方吃苦受罪?”

  陳漁直截了當問道:“嬸嬸是說我被賜婚給那位北涼世子?”

  洪姨點了點頭。

  陳漁淡然笑道:“不都一樣嗎?”

  洪姨一笑置之,揮了揮小剪子,“來,教你剪斗雞。”

  陳漁愣了愣,洪姨笑著解釋道:“斗雞,諧音都吉,寓意都吉祥。”

  ————

  眾人癡癡望向那名橫空出世的西楚亡國公主,上了年紀的京官也不妨礙他們的愛美之心,委實是沒有見過如此出彩的女子,或許那名胭脂評上的陳漁可以媲美容顏,可陳漁終歸是只提得起筆毫繡針的女子,絕不會御劍而來。

  本名姜姒卻被一個王八蛋篡改成姜泥的女子,嘴中輕吐四字,敕天律浩然。

  劍鞘不動人不動,大涼龍雀已經出鞘取頭顱去。

  大黃大紫兩種劍氣縈繞修長古劍,朝廣場上一襲醒目白蟒衣掠去。

  飛劍出鞘前一瞬,得以登龍門參與朝會的袁庭山一臉獰笑,望向未來岳父大人的顧劍棠,伸出一手,“大將軍,借刀!”

  顧劍棠神情古井不波,不見任何猶豫,更沒有任何多余動作,腰間南華刀如青龍出水,鏗鏘出鞘,草莽出身卻驟然享富貴的袁庭山非但沒有任何惜福心態,更想著在這太安城一鳴驚人,這些時日幾乎都想瘋了。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你們世家子坐享榮華,心安理得,老子就得次次搏命富貴險中求,誰攔老子誰去死!境界始終一路暴漲的袁庭山握住南華刀那一刻,整個人發絲拂亂,如天人附體,有如走火魔怔,一刀在手,頓時知曉了大將軍不光借了南華刀,還蘊含了一股磅礴真氣,如此美意,袁庭山怎能讓天下用刀第一人的老丈人大失所望?

  袁庭山轉為雙手握刀,眼眸泛紅,怒喝一聲,一刀朝畫弧墜地的飛劍劈去。

  城樓之上,力敵顧劍棠趙丹坪兩大高手的曹青衣視若無睹,只是平靜道:“西楚一還北涼禮。”

  這才是真正的平地起驚雷。

  惡名遠播的袁庭山一刀掄下,妙至巔峰,堪堪劈在了大涼龍雀劍尖,可飛劍仍是筆直掠去,劍身不顫分毫。

  “雙符”之一的南華刀就這樣在飛劍身上一氣滑抹而過。

  袁庭山腳下廣場龜裂得飛石四濺,聲響刺破耳膜,所幸這頭瘋狗身后都是有武藝傍身的將領,面對突如其來的禍及池魚,除了盧升象和盧白頡輕描淡寫揮袖散飛石,其余大多都遮擋得十分狼狽。

  徐鳳年左腳踏出一步,右腳后撤一步。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船长的宝藏官网
乐乐安徽麻将电玩之家 网上卖什么软件赚钱 上海天天彩选4 甘肃快3官网 登山赛车怎么快速赚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时间 江苏十一选五奖结果 桂乐广西麻将下载 安庆乐乐麻将官方网站 陕西快乐10分下注平台 内蒙古11选5 GPK钱龙捕鱼技巧视频 人民棋牌福州掌心麻将 青海十一选五下期预测 东方6十1一等奖多少钱 股票交易数据下载